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十二章:受阻
          ps:貌似我又沒有按時更新,不過這絕對不怪我!!!怪權利的游戲!這季的權利與游戲太好看了,所以我看著看著就忘了時間了,嘿嘿......

           戰爭不是兒戲,更不是一揮手,大家就沖鋒的游戲,特別是在攻城的時候,哪怕魚人們沒有城墻,也沒有守城的理念,但是圣光海灣擁有一個天然的屏障,那就是它遠離6離,大海隔絕了它與6地的聯系,同時也給它帶來了安全。≥

           作為攻城一方,圣光海灣最大的優勢就是對杜遷的不幸,就連海灣里的魚人部落的情報,都是一名偵查兵冒著生命危險,爬過了崎嶇的礁石才獲得的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大人,根據偵察兵帶回來的信息,這個魚人部落并不大,它們最多只有三百到四百人之間,這還是偵查兵無法辨別這些怪物的性別和年齡的情況下,它們所有的種群數量,總體而言,我們知道的也就只有這么多了。”偵察兵隊長是一個面容陰鷲的中年男人,他的臉色并不好,為了這份情報他的手下付出了太多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杜遷點了點頭,環視了一下有些沉悶的帳篷,開口說道:“我明白了,你們辛苦了,等到戰爭結束,你和你的人將會得到應有的榮譽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哈瑞先生,你那邊怎么樣?”已經在圣光海灣這里耗費一周的時間了,侍衛長有些煩躁,這與她預想的戰決根本不一樣,當初她詳細的詢問了那名回到英雄之城的獵人,現魚人的戰斗力根本不堪一擊,因為那個獵人反復的強調著:“要不是它們的數量太多了,我能徒手干掉它們三個!”還有就是,擁有十人的哨衛小隊,雖然對于襲擊有些措手不及,但他們并沒有像哈瑞所說的那樣:“被瞬間沖散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只不過是魚人的數量太多,一瞬間包圍了哨衛們,而從哈瑞的角度上去看,數不清的魚人瞬間淹沒了哨衛們,再加上天黑,他并沒有看清哨衛們有無殺傷魚人,等到魚人退去,被殺死的魚人尸體也被帶走,只留下了己方人員的尸體,這給了不懂得戰斗的哈瑞一個錯覺,這是一個戰力強大的種族。

           當然,以上都是猜測,魚人的真正戰斗力是到達圣光海灣以后,她才了解的,不過在親自帶隊設伏擊殺了一個偷襲勞工的魚人后,她現這種說是魚人,其實長得像大號青蛙一樣的怪物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弱,還有這種怪物根本沒有勇氣可言,明明有擁一大群,可是在己方被擊殺幾人后,它們的戰意瞬間消失了,嗚啦啦的叫著,全部逃回了大海。

           被點名了的哈瑞站了起來,他看起來糟糕極了,同時他的心情也一樣:“侍衛長大人,勞工們并不愿意下水勞作,哪怕是威脅他們,我覺得他們寧愿死在您的劍下,也不愿意去勞作,這些天他們死亡的人數太多了!”

           圣光海灣的優勢太明顯了,魚人們居住在最大的那個島,也就是崗哨的修筑地點,雖然這個島并不是完全和大6分離的,兩者之間有著無數礁石構成的通道,有些通道是不能通過的,有些是可以直接抵達海島的,這些可以直接抵達海島的通道,大部分又太過于狹小,不利于軍隊通過,只有一條通道勉強能夠使用,但是它非常崎嶇,不少地方需要用沙子填充平整。

           最重要的就是,這條通道雖然能夠勉強能夠讓軍隊通過,但它還是有些狹窄,軍隊通過的時候,陣型會被拉長,通道兩邊都是海水,這讓軍隊的兩翼極容易遭到攻擊,所以除了平整道路的工程,勞工們還需要在通道兩邊的海水中放置木質拒馬,預防魚人在軍隊通過的時候襲擊兩翼,雖然大家都表示魚人有沒有這樣的勇氣和頭腦。

           剛開始的時候,勞工們對于這個安排并沒有抱怨,哪怕是在這種溫度中下水并不好受,但為此,杜遷也給予了這些勞工們高額的報酬和較好的伙食待遇。

           勞工們的度很快,雖然在水里釘木頭有些吃力,但是很快他們就完成一小部分,這時候悲劇生了,有一名勞工正準備掄錘的時候,突然腳下一滑,整個人都落入了水中,這讓一直忍受著寒冷進行枯燥工作的勞工們哈哈大笑,可是當大股的血水從海中翻涌而上時,所有的笑容都凝固在了臉上,緊接著所有的勞工都丟下了手里的活,驚恐的向岸邊逃去,可是更多的人被拖入水中。

           負責守衛的哨衛們及時的現這種情況,并且做出了救援,但是還是有四個人永遠留在了大海之中,幾乎每個下海的勞工都受了傷,并且受到了驚嚇。

           當天夜里,勞工營地里就傳出了海底有食人的怪物,而圣光海灣里擁有一筆龐大的財富,城主想要得到它們,所以就派出軍隊打算掠奪這個海島的傳言。

           還有人說,城主是被魔鬼給誘惑了,打算前往海島尋找未知的強大武器,所有人到最后都會被魔鬼殺死等等。剛開始這些流言只不過在勞工營地流傳著,可是不知道什么時候,軍隊中也開始流傳類似的版本,逃兵開始出現了,一天夜里,一名哨衛與兩名獵人逃出了營地,雖然他們最終被恐狼現并捕獲,但他們的行為已經構成了背叛,最后這三個人被侍衛長以逃兵的名義吊死在營地門口。

           同樣吊死的還有幾名傳播謠言的勞工,以煽布暴動的名義,這才制止了謠言。同時為了解除士兵們和勞工的恐慌情緒,侍衛長親手帶人利用陷阱擊殺了一些魚人,雖然大部分魚人都跑了,但是她總歸得到了一些魚人的尸體,她將這些尸體吊在了軍營與勞工營地的中央,讓大家都去了解自己將要面對的敵人。

           這樣的做法取得了一些效果,至少士兵們不在恐懼,勞工們也愿意繼續下水工作,前提是在大量的獵人與哨衛的保護下。可是這些狡猾的魚人們實在太討厭了,它們能夠像魚一樣貼著海底行動,吃過了英雄之城軍隊苦頭的它們,學會了抓住一個人殺死,然后迅逃離的技巧,這樣做雖然不能立刻給敵人造成大量的傷亡,但是卻能夠造成足夠的恐慌,在斷斷續續的死亡了將近三十人以后,再也沒有勞工愿意下水勞作,哪怕是杜遷給在高的報酬,提出再誘人的許諾,也沒有人愿意,所以這項工程一直斷斷續續的,到現在還需要很久才能夠完工,想到這里,侍衛長的的心情又低落了一分。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