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二十二章:談崩
          “偉大的地精豈是你這種低劣的人類可以侮辱的!”左側的那個地精瞪著眼睛,指著阿米爾卡的大鼻子大叫,聲音就像是那種尖銳的東西從玻璃上掛過一樣,讓人一陣難受。

           不等他說完,阿米爾卡一個俯沖上去,一巴掌就把那只地精扇飛了出去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您就是這么管教手下的嗎?”那個為的地精語氣很陰沉,看來地精也和自己的打算差不多,他們也打算給自己演一出戲,這下是越來越有趣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抱歉,尊敬的女士,大公的脾氣一向如此,我懲戒過很多次了,可是他就是改不了,”杜遷很客氣的向地精賠禮道歉,然后向身邊的阿米爾卡呵斥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快向這位女士道歉,你的脾氣早該改改了!”打傷的地精根本沒有被理會,道歉的對象也被杜遷說成了為的女性地精,杜遷在借這樣的方式向地精示威,以回報他們之前對自己的下馬威,同時為之后的談判爭取更多的話語權。

           阿米爾卡卻扭頭看向海面,仿佛完全沒有聽到一般。被拍飛的地精擦著嘴角,惡狠狠的盯著阿米爾卡,仿佛要活活吞掉這個打傷自己的人類一樣,不過在阿米爾卡轉過頭來沖著他揮揮拳頭之后,便低著頭老實起來。以剛才的情況來看,惹怒了這個人類自己還得挨揍,而且還是沒有任何價值的挨揍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這……”杜遷攤出雙手向地精表示自己的無奈。“您看到了我這個屬下的脾性,等我回去后一定會好好的懲罰他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笑話,如果自己都控制不了的屬下,會帶到如此重要的談判中來?再加上之前的示威,那女性地精能被派來“接待”杜遷三人,自然也不是太傻,迅的就理解了杜遷的想法,可是她卻無能為力。

           事實上,杜遷這么做的想法可不止女地精知道了,在帆船的某個房間里,一群地精正圍著一個望遠鏡觀看著,他們查看的赫然正是正在對峙的杜遷等人。地精是怯懦的,所以為了掩蓋自己內心的弱小,他們喜歡用強大的武力和無數的錢財告訴別人自己的強大,以次來賺取一部分可憐的虛榮感。此刻杜遷的示威行為,在這些老家伙眼里就是對地精一族的挑釁,本就不懷好意的地精,此刻更加強烈的想要覆滅圣光崗哨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那好吧,讓他在待會兒上了船以后安分點兒,那些長輩可不會饒恕如此無禮的行為,如果還是無法約束他的話,我們不介意幫您除掉這個不聽話的屬下。”女性地精在這件事情上做出了讓步,同時也向杜遷提出了警告,當然這些警告對于杜遷來說毫無意義,到時候該做的事情還一樣得做,不會有絲毫猶豫。

           進入帆船內部,杜遷沒有看到想象中的線路零件,整個通道都被一節一節的鏈接起來,每一節都能夠拆卸下來,方便維修。地精雖然矮小,這通道對于他們很大通道中有很多岔道,偶爾看到幾個正在工作的地精停下手頭的工作,抬起頭看著這三個客人,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。

           走過昂長的通道,進入了一個大廳,阿米爾卡松了一口氣,終于不用呆在那么狹窄的地方了,他天生對狹小的地域感到厭惡

           大廳的中間是一個水晶的吊燈,點綴著幾顆藍寶石,在大廳中間擺著一個紅杉木的長桌,上面擺了六個或金或銀的燭臺…

           正在打量著這個大廳,一個穿著黑色禮服,頭頂一小撮暗紅色頭的地精走了過來,彬彬有禮的向杜遷伸出了右手。杜遷笑了一下,伸出右手與地精握在一起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圣光海峽的領主杜遷,很高興認識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我也很高興認識你,杜遷先生,我是風險投資公司的負責人文達爾。不過這圣光海峽是什么地方,我卻怎么從來沒聽說過這個地方?”地精松開握著杜遷的右手,輕輕地叩了幾下腦袋,疑惑的看了看旁邊的幾個地精。在看到他們都或搖頭或聳肩的表示不知情后又看向了杜遷。“看啊,那個什么圣光海峽是哪里呢,可以跟我們說一下么?”

           說著,剛剛那個穿著白衣的女地精帶上了一份羊皮地圖。“就在這個上面幫我們標記一下吧,這是我們的歷代祖輩繪制的一張地圖,請在上面標出它的所在,喜歡探索的地精或許會去你的領地游覽一番也不一定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這地圖明顯是近期才繪制出來,上面的好像很古老的痕跡都是隨手做出來的,而那些地圖上的地點名稱明顯就是帆船所走過的一段路程。最重要的是,他們在圣光海峽的范圍中,畫了一個藍色的大圈兒寫著“風險灣”三個字。

           看著地精可憎的面目,杜遷也不生氣,用手一指風險灣三個大字。“這里你們的先輩可能是受到了別人的蒙蔽弄錯了,它的名字可不叫風險灣,而是圣光海峽,是屬于我的先輩的領土,后來因為實力仇敵的打擊不得不暫時離開,被一群魚人占據,前些天我才找了回來奪回了屬于先輩的領土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杜遷這一段編的好像真的一樣,起碼比那些地精說的生動多了,而且在說那群魚人占據了圣光海峽的時候顯得格外的義憤填膺,如果不是知道事實,阿米爾卡差點都信了。杜遷這演技絕對是奧斯卡影帝級別的,現場的應變更是無可挑剔,讓那些無恥的地精瞠目結舌,不由暗道世界上怎么還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這…”文達爾對杜遷的說辭有些愕然,一時沒有反應過來。“可是畢竟你的祖輩已經因為戰敗逃離了領地,這里按名義上來說已經不屬于他們的領土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杜遷暗自咂舌,不愧能做這群無賴地精的頭頭,果然有些能力。“那么這樣算也不屬于你的先輩的領土,那群魚人雖然并不強大,卻也是一種智慧生物,按你這樣說應該是屬于他們的領地,現在我將他們趕走了,這里就是我的地盤,所以這個地圖上的名字應該叫做圣光海峽而不是風險灣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么說,如果我將你們從這里驅除,這里就是叫做風險灣對嗎?”文達爾緊緊的盯著杜遷,語氣有些陰冷。

           “當然,如果您有那個能力的話,我想我不會介意的。”杜遷沒有理會文達爾的威脅,淡然的笑著迎上他灼灼的目光,沒有任何一絲讓步的意思。

           “紅酒給我,”文達爾招手從一個仆人樣子的地精那里要過了兩杯紅酒,將其中一杯遞給杜遷。“很好,我不會讓先輩蒙羞的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那么,提前祝您成功!”杜遷結果高腳杯輕輕上揚,剛剛遮過地精的眼睛,一飲而盡后招呼了一下身后的侍衛長和阿米爾卡,轉身就從來的通道走了回去,杜遷剛才再來的時候可以的記過路線。身后傳來那名所謂的風險投資公司負責人不懈的冷笑:“祝你好運

           ,不送!“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