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二十七章 震魂怒吼
          瑞文暗道僥幸,還好她即使反應過來,不然剛剛那一下自己已經身受重傷了。

           瑪麗肖的臉色露出一絲失望,剛剛她其實早就知道瑞文回來了,透過躲在門外的傀儡就發現了她,不過她沒有急于攻擊,一直到剛剛對方攻擊自己,精神全部放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才讓傀儡用大砍刀偷襲。

           然而瑞文的警覺性實在是太高了,居然躲過了一次攻擊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切,算你運氣好,狂刀上殺了他。”瑪麗肖癟了癟嘴,對著門口拿著大刀的傀儡男子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一邊警惕的看著瑪麗肖,一邊提防著門口的傀儡狂刀,問道:“庫里呢?你到底想怎么樣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你是說那個可愛的小男孩嗎,他在樓上快活著呢,咯咯。”瑪麗肖一邊笑著,一邊指揮傀儡攻擊。

           傀儡的戰斗力便不強,也就剛到白銀的階段,而且行動僵硬,瑞文很容易就克制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不過也就在這時,愛德華也殺到了,此時的他沒有在坐在輪椅上,手中拿著一把長槍,配合的狂刀攻擊。

           屋內的空間不大,再加上雙方都不想傷害到凡納,打得有些畏首畏尾,不過除了凡納所在的那張床以外的空間早就在攻擊中變得千瘡百孔,直看得瑪麗肖心疼,她憤怒的控制的兩個傀儡將瑞文引出屋外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心中也正有此意,四人跳過已經消失的窗戶來到了一樓的空地上。

           此時,屋外又來了幾個手拿武器的傀儡,一道殺入戰場,圍攻瑞文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疲于招架,雖然每個傀儡的武力都不高,都是白銀一星級別,但是數量卻有足足8個。

           精通武藝的瑞文只能一次一次擊退他們,不過自己的身上卻多了一道道傷口。

           “看你還能撐多久?”瑪麗肖得意的看著眼前的一幕,此時的她就像是一位女王一樣,被她控制的整個村子的人都已經來到屋子周圍圍觀著里面的戰斗,場面看起來非常的壯觀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已經回到了村長屋子的后面,當然也看到了這一幕,不過他沒有貿然行動,因為就算多了自己一個人也無法改變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 他乘著這個機會悄悄的上了樓,將自己的武器重新掌握在手里。

           接著他來到凡納的房間,看著被破開肚皮,依然活著的凡納微微吃了一驚。

           床頭處還放著各種器械以及藥劑瓶子,安德烈上前不知道該怎么辦,他咬了咬牙,隨手拿起床頭放著的一根細針以及絲線,居然準備幫凡納縫合破開的肚皮。

           看著肉眼可見的心臟已經骨頭,安德烈深吸一口氣,平復有些慌亂的情緒。

           雙手穩健的動了起來,在這一刻,他仿佛忘記了外界所有的一切,眼中只有手中的細針以及肚皮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呼。”良久,安德烈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對著昏迷的凡納說道:“縫得真好看,不用謝我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雖然傷口看起來歪歪扭扭,但是在一瓶生命藥水的滋潤下沒有一絲漏洞的,縫合的非常的緊密。

           床頭還有一些瓶瓶蓋蓋的藥劑和一些動手術用的刀具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也不看有沒有用,直接收入自己的空間戒指里。

           忽然他看到一瓶裝著血液的瓶子,他想起了愛麗絲說過,瑪麗肖綁架她是為了她的血液。

           懷著好奇心,安德烈將裝著血液的瓶子放入空間戒指里讓系統掃描了一下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星之灌注:由愛麗絲-索拉卡血脈中提煉出來的精血,用于補充體力,恢復傷口(只要你還有一口氣,就保你不死)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微微震驚,沒想到愛麗絲居然是一個血脈傳承者,由這瓶血液可以看出,她至少已經覺醒了黃金段位以上的血脈了。

           所有的血脈傳承者,在血脈濃度達到黃金段位以前是不明顯的,不過一旦達到黃金段位以上就相當于多了一個被動存在的高等魂技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的失神也就那么幾秒鐘,他很快調整情緒,跑到窗戶邊喊到:“瑞文,接著。”

           說著,用力甩出自己兌現的另一瓶生命藥水以及愛麗絲的血液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聽到安德烈的叫喊,已經看到了他,她用力將圍著自己的八個傀儡擊退后,一把接過安德烈丟來的東西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先喝一瓶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瑞文不疑有他,一口喝了一瓶生命藥水,身上的傷口忽然漸漸愈合。

           瑪麗肖明顯看出來瑞文手中拿著的是愛麗絲的血液精華,雖然看不出另一瓶是什么,但是效果應該都是差不多的。

           她狠狠的盯著出來搗亂的安德烈,驚訝他怎么逃出自己的魅惑術,右手一揮,本來圍觀的村民們都向著二樓跑去。

           她不需要這群無用的村民能夠殺了安德烈,只要將他困住就好。

           她這種禁術的傀儡師所做的傀儡不同于傳統傀儡師,傀儡的實力跟她自己沒有關系,只跟傀儡原本活著時的實力掛鉤的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看到喝了生命藥水,暫時擺脫危險的瑞文,松了口氣,他接著喊到:“我先帶著凡納走了,你自己記得快跑,另一瓶效果更佳哦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一把抄起凡納掛在肩上,拔腿向著后山逃跑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氣勢大震,原本她留下來就是為了凡納和安德烈,試著看能不能擊殺了瑪麗肖。

           可是瑪麗肖很狡猾,一直躲在傀儡的保護中,現在既然沒有了后顧之憂,她可以安心的逃跑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任務已經完成,人也都活著,瑞文心中暗暗高興,第一次,終于沒有死人了!

           重振氣勢的瑞文怒吼一聲,手中的斷刃忽然開封,捆綁的布條崩解開來,露出里面斷刃原來的模樣。

           可以看得出來,如同它沒有從劍身中間斷裂開來,這是把巨大無比的古劍,劍身上還有一條條玄奧無比的符文紋路。

           隨著布條的斷裂,斷刃上的紋路發出微微光芒。

           接著斷刃爆發出一股強大的能量,以瑞文為中心在空氣中傳播開來,將周圍的所有人都震懾住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震魂怒吼!”

           這是正對靈魂的精神攻擊,也是瑞文的絕招之一,施展了這個招式后,瑞文的臉色明顯變白了。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