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二十六章 愛麗絲 (來一**薦唄,沒錢發紅包嘞)
          就在安德烈準備翻過窗戶,順著排水管道爬到二樓的時候,他忽然聽見了樓上的閣樓里有響聲。

           聲音非常的輕微,如果不是夜晚的山谷里非常的寂靜,還真聽不到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的耳朵微微顫動,那是他將魂力加強了在耳朵處的流動。

           武魂師的魂力是在于全身的流通的,意在于強化身體的機能。

           隨著耳朵變得更加靈敏,閣樓上的聲音變得清晰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 果然閣樓上還有一個人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順著窗戶爬了出去,順著排水管道一路爬到了屋頂。

           他試著用手將屋頂的瓦片一塊一塊拿開,還好瓦塊之間的水泥并不是很牢固。

           隨著漏洞的變大,里面的聲音更加清晰,而且還伴隨著強烈的碰撞動作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也不驚慌,他一躍而下,透過有些微弱的月光,以及已經適應黑暗的眼睛,他看到一個被捆綁在頂梁柱上的人影,剛剛的一切聲音都是他發出的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沒有大意,保持著隨時準備戰斗的姿態接近過去。

           被綁住的是愛麗絲,今天她聽到樓下傳來了不同于以往瑪麗肖的聲音,她知道又是一群跟上次一樣的冒險者們,于是她拼命扭動自己,試圖發出聲音吸引樓下的,果然,還是有人發現了自己。

           她看著向自己靠近的安德烈,激動的想要說出話來,但是被牢牢堵住的嘴只能發出“嗚嗚”的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等等把你嘴里的布拿掉,你不要叫。”安德烈看著眼前的小女孩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 愛麗絲點了點頭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這才伸手拿掉了她嘴里的布條,愛麗絲深吸了口氣,感覺自己活過來了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 她說道:“求你了,幫我解開我身上的繩子,這個屋子的主人是個惡魔,她要把所有來到給個山谷的人都變成她的娃娃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聽的微微一驚,他倒是沒有懷疑小女孩的話。

           也沒有過多的思考,安德烈解開了對方身上的繩索。

           愛麗絲活動了一下筋骨,讓有些麻痹的身體有了一些活性,然而就這么一瞬間,她感到有些頭暈目眩,這是失血過多的癥狀。

           還好一旁看著她的安德烈伸手抱住了她,“你沒事吧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謝謝,我叫愛麗絲-索拉卡。被惡魔囚禁在此,每次惡魔舉行儀式的時候都會來抽我的血,所以頭有點暈。”愛麗絲靠在安德烈的懷里,感覺到一絲絲的安全感,她接著說道:“我們快逃跑吧,她很強大,可以控制整個村子的人來戰斗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當然想跑啦,但是瑞文還沒有回來,凡納現在又處在危險之中,他不可能放棄他們,尤其是瑞文,畢竟他的這條命也是對方救的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先帶你出去,你找個地方躲起來,我要去救我的朋友。”安德烈拒絕了,他一把將愛麗絲背在背上,來到缺口處縱身一躍,再次出現在了屋頂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抓緊了!”接著他又一次迎著排水管滑了下去,其實他是可以跳下去的,不過擔心過快的速度會讓愛麗絲抓不住自己。

           愛麗絲緊緊的用雙手摟住安德烈的脖子,小臉蛋貼著他的肩膀,大眼睛一眨一眨,沒有從高處下滑的刺激感,臉上露出不符合自己年紀的平靜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一次性來到了一樓,他小心的彎著腰,用手托住背后的愛麗絲,腳步不慢的向著后山跑去,現在只有人跡稀少的后山才是安全的地方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在這里等著,我去救了我朋友就來接你。”安德烈將愛麗絲放在一棵大樹的樹枝上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 這是他也看清了女孩的樣子,大大的眼睛,金色的卷發,可愛的臉蛋,看起來十二三歲的樣子。他總覺得在哪里見過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是斯尼奇先生的女兒?”安德烈有些不太確定,因為他沒有太過關注斯尼奇給他看的照片。

           愛麗絲愣了一下,不過還是點了點頭,說道:“嗯!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沒事的,你乖乖的在這呆一下,我很快回來。”安德烈也沒有在意,他溫柔的摸了摸對方的腦袋,轉身跳下了樹枝向著村子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 此時的瑞文已經回到家村子家的門口,她看到自己的房間燈是關著的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不知道庫里現在怎么樣了?”她沒有魯莽的回去自己的房間,依然是迎著墻壁跳到了窗戶邊掛著,聽著里面的動靜。

           里面很安靜,沒有人的樣子,不過經歷過之前的事情,她沒有急于翻身進入,而先用眼睛看了看屋內。

           屋里沒有人,安德烈已經出去了,不過墻角還靠著他的武器,多蘭之刃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安德烈去哪里了?難道別抓了?該死。”瑞文皺著眉頭,翻身進了房間,從身后將自己的斷刃握在手中。

           她貼著房門聽著外面的動靜,很安靜!

           她悄悄地將房門打開一道縫隙,透過縫隙向外看去,漆黑的過道上果然沒有一個人。

           依然保持警惕的她將斷刃橫在身前,走出了房門,眼睛四處張望著。

           忽然她聽見了隔壁凡納的房間里有細微的響聲,那是器具的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臉色微微變了一變,她踮著腳尖如果貓咪一樣悄無聲息的走著。

           貼著凡納房間的大門,她清晰的聽見里面有各種器械的聲音,還有變態的女性笑聲,那是瑪麗肖的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知道凡納有危險了,她沒有多想,一腳踹飛房門,往里面看去。

           她看到凡納的肚子已經被破開一個大口子,不過里面的內臟還在跳動,說明他還沒有死去。

           乘著對方還沒有反應過來,瑞文直接施展了自己最熟練的魂技“折翼之舞”。

           隨著如同蝴蝶般輕盈的步伐,瑞文瞬間靠近瑪麗肖,一劍砍了下去。

           不過為了避免誤傷到躺在床上不知死活的凡納,沒有使出威力很大的橫劈,而是從上往下砍去。

           瑪麗肖在瑞文踢開房門的時候就驚呆了,仿佛呆滯的一動不動。

       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瑞文忽然感覺到身后一陣風吹過,她急忙收住攻勢,向著一邊翻滾。

           “碰”

           地板濺起了大量的木屑,一個大洞被一把大砍刀炸出。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