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二十四章 詭異的一家人
          黑夜下,可能是因為身處山谷中,安德烈透過窗戶沒有看到天空的月亮。

           晚風吹來,帶著一絲絲的寒意,明明是6月天確實感覺像是到了十二月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 可能是因為山谷比較涼爽吧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沒有多想,他不時的看著窗外,等待著瑞文的回來,可是外面一直非常安靜。

           有些等的不耐煩的他想了想,吹滅了床頭的蠟燭,打開房門向外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 走廊上一片漆黑,顯得非常的安靜,在適應了黑暗后,安德烈首先摸向了凡納的房間,想要看看他的情況。

           在來到凡納房間的門口,安德烈聽到了里面有響聲,他猛的一把推開房門,漆黑的房間里,只有凡納在喃喃說著夢話。

           剛剛的響聲可能是凡納弄出來的,或者自己聽錯了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雖然這么想,但還是謹慎的在里面走了一圈,發現真的沒有問題,撓了撓頭暗道自己神經太緊張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在這里干什么呢。大晚上的還不睡覺。”忽然安德烈身后傳來一道悅耳的聲音。

           然而在這漆黑的晚上,忽然身后有一道聲音,嚇得安德烈心頭一跳,轉身一看原來是瑪麗肖。

           瑪麗肖手中正拿著蠟燭,身穿黑色蕾絲睡衣,正一臉嫵媚的靠著房門看著自己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定了定神,強做淡定的說道:“晚上有點睡不著,聽到隊長房間有響聲,就好奇過來看看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這樣啊,我晚上也有點睡不著呢,不如我們找個地方聊聊人生。”瑪麗肖扭著蠻腰,在蠟燭的照射下,無比猩紅的嘴唇輕輕咬了咬食指。

           就在這一瞬間,安德烈胸口的佛珠抖了一下,不用想瑪麗肖已經動用了魂術,只是這種魂術的魂力波動太低了,讓安德烈根本感覺不到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眼神一下子變得迷離了起來,他走向前去,一手輕輕摟住了瑪麗肖的小蠻腰,低頭深情的說道:“好啊,漫漫長夜,有你陪伴,真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瑪麗肖輕輕的“咯咯”笑著,一手拉著安德烈摟著她的手,一手提著蠟燭,帶著他一步一步走向三樓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內心非常的著急,他想一口氣動手,但是又怕像上次那樣打草驚蛇,最后差點把自己命賠上。

           裝作被魅惑住的他只能跟著瑪麗肖的節奏行動,努力不讓她識破自己其實根本沒有被誘惑到。

      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離開村長家后,一路潛行,她沒有急著去皮特的家里,而是決定先隨便找一家進入看看。

           一邊觀察著四周,提防被人監視,一邊她摸到了一棟房子的后門處。

           這是一棟很普通的兩層樓木屋,后面有一個小小的陽臺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先透過一樓的窗戶往里看,心中微微一驚,原來一樓的壁櫥處有一個人影正在動著,雖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想了想,迎著墻壁腳尖一點,將自己吊在二樓陽臺邊。

           她雙手用力,讓頭微微高過二樓陽臺的地板,向著里面張望,可以被一塊窗簾擋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雙手用力,一個翻身跳上了陽臺,無聲無息。

           她貓著腰趴在陽臺的門上聽著里面的動靜。

           過了一會兒,她確定里面根本就沒有人后,輕輕的打開了房門,撩開窗簾往里面看去。

           這是一個看起來很溫馨的小房間,不過此時顯得有些冷清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四處張望打量著房間,忽然她微微一驚,因為房間的床上居然躺著一個人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該死,怎么進來前沒有聽出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瑞文緩緩的走到床上的人旁邊,這是個小女孩,胖嘟嘟的小臉蛋隨著呼吸一上一下顯得非常可愛,看起來睡得很香,根本就沒有醒來的意思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松了口氣,她轉身準備走出這個房間了。

           墊著腳走路的她仿佛貓咪一樣落地無聲,不過走了兩步的她忽然臉色一變。

           居然不管是否會造成響聲,一個箭步來到了床邊,伸手一抓女孩。

           女孩就像沒有睡醒一樣,任由她抓著,臉上的表情也沒有任何變化,一幅甜美睡容。

           果然!瑞文心中暗道,剛剛她在要走的時候,心中總感覺哪里不對,后來她一想,原來是女孩雖然一直看起來在睡覺,但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呼吸聲!

           就仿佛是個木偶一樣,只是在做著睡覺該有的動作。

           摸著女孩身體的瑞文感受不到對方身上的任何體溫,她忍不住扒掉了對方的衣服。

           一具小女孩的裸體出現在她面前,瑞文皺著眉頭看著眼前依然做著睡姿的女孩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瑞文將女孩穿好衣服放回床上。轉身走出了房門。

           二樓一共有三個房間,除了瑞文剛剛出來的那個小女孩的房間,瑞文調查了第二個房間,是的儲物室。

           看著只剩下最后一個房間的時候,她正準備趴在房門上偷聽里面動靜的時候,樓梯響了起來,看來是樓下的那位上樓了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輕輕一躍,跳到了走廊的天花板上,身體成大字,剛好將自己掛在上面。

           果然上來的就是一樓那個晃動的人影,一位身穿睡衣的中年男子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吊在上面看著,她皺著眉頭看著在自己身下向著臥室走去的中年男子,她一下子跳了下來,也不怕對方知道,因為她發現對方也是沒有呼吸的。

           果然,中年男子充耳不聞的向前走著,仿佛身邊的瑞文只是個隱形人,根本看不見一般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,一個閃步來到對方側邊,看見中年男子雖然一直眨著眼睛,但是眼珠子一點神色都沒有,木吶的仿佛也是個人偶。

           跟隨著中年男子進入臥室,臥室的床上果然也躺著一個人,那是這棟房子的女主人。瑞文來到中年婦女的身前動了動她,跟隔壁房間的小女孩一樣,對于外界的一切沒有任何反應。

           “這是什么情況?”瑞文對于眼前的詭異事情感到疑惑,還有一陣陣的寒意。

           接著她走出了房子,向著隔壁的屋子走去,她需要再次確認一下,是不是每個房子里的人都是這樣子!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