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八章 阿貍
          安德烈將佛珠用禪雅塔給他的繩子串上掛在脖子上。

           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禪雅塔,轉身向著東邊走去,這里可沒有值得他留戀的東西。

           他首先按照每天慣例進入系統里簽個到,順便看了看自己現在的信息。

           姓名:安德烈

           種族:人

           血脈:大地之樹血脈(青銅級,進化中)

           等級:白銀1星(11.7/1000)

           狀態:精力充沛,未知能量大量積聚體內(可轉化)

           魂決:圣劍魂決簡易版(0.2/h,黃金下品)

           魂技:致命打擊(30/1000,白銀/鉆石)

           魂器:多蘭之刃(白銀上品,雙手大劍,劍身上畫有簡單的符文。使用時,在殺死敵人的時候有一定幾率吸取對方魂力來修復自己所受的傷)

           禪雅塔的佛珠(里面含有禪雅塔對于真理的季理解,可以抵御一切黃金級以下精神攻擊,最多抵御三次鉆石級精神攻擊,目前剩余次數3/3)

      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     讓人沒有想到的是,禪雅塔送他的居然是一件魂器,安德烈想起掛在他脖子上那一連串的佛珠,口水都要流下來了,暗影島的人居然沒有發現這么值錢的東西,這眼光也太差了吧。

           經過兩天的長途跋涉,安德烈最終來到的荊棘森林的邊界,眼前就是禪雅塔說的荊棘之路了,這是一大片的荊棘之地,荊棘森林的名字由來就是它賜予的。

           無可奈何的他只能手中的大劍砍著荊棘走路,這也使他的速度慢了很多下來了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明顯感覺到這里的一絲不尋常之處,之前他砍出來的道路上明顯長出了新的荊棘,速度之快讓人始料未及,這也是為什么幾乎沒有冒險者愿意來這里探險的原因之一吧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不知道行走了多久,忽然他看到前面的空地上躺著一個人。

           這其實顯得還是蠻詭異的,想一想,在一片充滿荊棘海的世界里,居然有一處空地,空地上暈倒著一個人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猜想對方可能有什么特殊的魂器保護著他,再加上已經快有10天沒有見到活人了,他向著對方所在地一路砍了過去。

           這是一個多么美麗的黑發女孩,看起來大約20來歲的樣子,性感火辣的身材配上楚楚動人的樣貌,即使處在昏迷中也深深的吸引了安德烈的目光。

           還好安德烈作為22世紀有為青年,沒有想過在這時候干什么禽獸之事。

           他走向前去,單膝跪地一手枕著女孩的頭,一手輕輕的拍打對方的臉,溫柔的說道:“醒醒,醒醒,小姐姐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女孩過了一會兒,幽幽的醒了過來,她看清楚自己的處境,“啊”的一聲驚叫了起來。嚇得安德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,你是什么人。”女孩顯得有些驚慌失措,她一臉驚恐的看著安德烈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無奈的捎了捎頭說道:“小姐你好,我叫安德烈,剛剛看到你昏倒在這里就過來看看。不知道你怎么會出現在荊棘之地,這里一般不會有什么人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女孩聞言,雙手抱著大腿,將頭埋在其中,哭了起來,這讓安德烈有些不知所措,在一旁抓耳撓腮。

           好一會兒,女孩停止了哭聲,聲音哽咽的說道:“我,我叫阿貍,是附近高老莊的一名村民,今天我像平時一樣去河邊洗衣服,被村里的惡霸正好逮到了一個人獨處的機會,還好我身上有一顆荊棘之心,拼了命的跑到了這荊棘之地里,逃避了他的魔抓,不然我可能就要被他玷污了,嗚嗚嗚嗚。”說著又埋頭哭了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聽了她的故事,表示非常的生氣,他沒有想過一個村民身上居然會有什么魂器,被阿貍楚楚可憐的外貌所吸引,他的智商低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他走向前去,蹲在阿貍的身前,義正嚴辭的說道:“阿貍姑娘,你放心,等等你帶我去你的村子,我幫你教訓教訓他。看他以后還敢不敢欺負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埋頭低聲哭泣的阿貍聽到安德烈的話,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,撲到了安德烈的懷里,將他撲倒了。

           兩人就這么一上一下躺在地上,現場氣氛忽然就變的有些曖昧不清。

           這讓安德烈有些尷尬,他在地球的時候還是個二十多歲還沒有談過戀愛的人,這個世界原來的安德烈是個從小因為某件事一直害怕女孩的人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謝謝你!”阿貍趴在安德烈的懷里,輕輕的低語了一聲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身體一陣僵硬,不敢有任何動作,只是機械般的說著“不用客氣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阿貍抬起自己的頭,她的眼睛變成了粉紅色,眼珠里好像還有一顆愛心,含情脈脈的看著他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深深的被她的眼睛吸引住了,他忽然感覺到胸口一陣火熱,空氣中好像還有一絲微弱的魂力波動。

           阿貍緩緩的向上爬著,一直到兩個人完全的臉對臉,她抿著猩紅的櫻桃小嘴,口中吐著迷人的香氣,對安德烈說:“你對我真好,我不想回去了,那里沒有我的親人,我感覺好孤獨,你能帶我走嗎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好像完全迷失了自己,完全沉浸在這曖昧的氣氛中,空氣中迷茫著淡淡粉紅色霧氣,不斷的侵入他的身體。

           他癡迷的用手摸著阿貍可愛的臉龐,深情的說道:“好啊,我帶你遠走高飛。不過在這之前是不是要做些什么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死鬼!這么猴急的呀。”阿貍嬌嗔道,不過眼中透露出一絲喜意。

           她輕輕的把手放在安德烈胸前撫摸著,口中居然吐出一個小小的愛心狀的氣霧,正好打在安德烈的臉上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顯得有些忍無可忍了,他抓著對方的雙肩,一個翻身將其壓在身下,雙腿跨坐在她的大腿上。

           阿貍眼中的笑意越發明顯,不過此時的她的臉色明顯的有些蒼白,看起來好像受了嚴重的傷。

           不過她的手也沒有閑著,幫著安德烈笨重的雙手,脫著他已經破舊不堪的衣服。

           一場大戲看來即將上演。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