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三十五章 拋棄
          黑夜,巴布拉齊山脈的南部山林中。

           一頭巨獠野豬正在悠閑的飯后散步,它墊著四肢愉快的跑向一棵大樹,正準備用剛學會的狗撒尿式排除體內水分。

           忽然它腳下一疼,一個捕獸夾夾住了它的左前肢。

           這疼得它凄厲的嚎嚎大叫,身體更是猛的跳了起來,可是這個捕獸夾如同有千斤重量,夾的它根本無法移動自己的左前肢。

           就在野豬痛苦的時候,一根紋滿了深奧符文的長矛從草叢中飛竄而出,精準的刺入野豬的眼睛,直接洞穿了它的腦袋,也結束了它痛苦的感受,野豬猛然倒地,鮮血流淌在整個地面上。

           接著一個黑影從草叢中走了出來,月光的照射下,這是個看起來才十五六歲的少女,有著一張英氣十足的漂亮臉蛋,秀長的頭發由一條不知名的布料扎在腦后成為馬尾辮。

           她的身材非常火爆,身上更是只穿著由動物皮制作只能勉強包裹身體重要部位的衣服,小麥色的皮膚凸顯的淋漓盡致,看起來像是一個野人。

           隨后神奇的一幕發生了,那刺穿野豬腦門的長矛的矛身上的深奧符文發出微弱的光芒,隨后竟憑空消失,而女孩的手中忽然出現了一根長矛,那長矛上還帶有新鮮的鮮血,就是那根殺死野豬的長矛。

           女孩來到野豬的身旁,用一種特殊的手法收起了地上的捕獸夾,隨后拿出腰間的匕首直接給野豬來了個開膛破肚。

           她竟然直接生吃了這頭野豬!

           一直到她滿足的拍了拍肚子后,她挖出野豬腦中的白銀級別的魂晶滿意地塞入懷中。

           接著她用鼻子嗅了嗅空氣,皺著眉頭,看起來好像沒有發現自己要追逐的獵物。

           隨后她匍匐在地上,竟憑空變成了一頭美洲獅,只見它不停的用鼻子嗅著空氣。

           隨后認準了方向,向著布拉格山谷方向跑去。

      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看著因為疲憊而睡著的愛麗絲,原本他想要問問愛麗絲的身世以及她那神奇的血液的。

           不過看到她疲憊的樣子,他覺得現在問不是個好時機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已經進入了修煉的狀態,這讓安德烈很是羨慕,能夠自由進入修煉狀態的人都是真正的天才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根本無法在這充滿危機的環境下平復心情進入修煉中去。

           他想了想進入了系統之中。

           姓名:安德烈

           種族:人

           血脈:大地之樹血脈(白銀級,進化中)

           等級:白銀1星(26/1000)

           狀態:精力充沛(靈魂虛弱中),未知能量積聚體內(可轉化)

           魂決:圣劍魂決簡易版(0.2/h,黃金下品)

           魂技:致命打擊(600/1000,白銀/鉆石)

           魂器:多蘭之刃(白銀上品,雙手大劍,劍身上畫有簡單的符文。使用時,在殺死敵人的時候有一定幾率吸取對方魂力來修復自己所受的傷)

           禪雅塔的佛珠(抵御一切黃金級以下精神攻擊,最多抵御三次鉆石級精神攻擊,目前剩余次數3/3)

       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驚奇的發現,自己比起昨夜竟然魂力上漲的如此之快,這相當于他連續修煉60個小時的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想了想,覺得應該跟自己吃了那些紅紋果有關,以及自己最近戰斗的次數變多了,在壓力的帶動下,有了顯著的提升吧。

           果然,戰斗是最容易讓人提升實力的方式!

           “主人,你好。”卡特琳娜出現了,主動對著安德烈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有什么事嗎?”安德烈略微吃驚了一下,要知道正常情況下,沒有他的召喚,卡特琳娜是不會主動出現的,而且因為對于系統已經大致上了解怎么使用了,安德烈幾乎就沒有要用到她的意思,幾乎已經被他遺忘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距離第一次開啟每月禮包還有兩天。請繼續保持簽到。”卡特琳娜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 原來是提醒功能啊!

           “哦哦,知道了。”安德烈敷衍道,他都覺得這個新人向導功能已經不需要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好的,祝您使用愉快。”卡特琳娜說完這些話后,也主動隱去了身影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現在也是閑著沒事干,眼饞的又跑去商城里看著那些屌炸天的武器已經其他東西。

           一邊翻找著,一邊自言自語道:“這個不錯,就是太貴了,這個也不錯,價格還不貴,以后有錢了就買。嗯嗯哇還有這個東西!”

           就在安德烈失神的時候,昏迷的凡納忽然睜開的眼睛,他悄悄的看著修煉的瑞文和已經睡著的安德烈,愛麗絲。

           其實他在白天安德烈帶著溫森趕回營地的時候,被溫森的怒吼驚醒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不過他還是假裝昏迷的樣子,因為他看到安德烈他們和瑪麗肖以及雇主斯尼奇對峙著,而他自從進入布拉格村后跟瑪麗肖吃過晚飯后,就失去了之后的記憶。

           隨后他看到了斯尼奇居然是黃金段位的魂師,而親愛的瑪麗肖也是一個魂師。

           他本想偷偷起身逃跑,畢竟看起來他們跟對方是敵人的樣子。

           但是他聽到了安德烈和溫森的對話,尤其是溫森也是黃金段位的魂獸。

           他繼續假裝昏迷,一路被瑞文扛著逃跑,他已經做好了最后如果被抓,用他們兩人作為誘餌自己逃跑的準備。

           不過幸運的是最壞的事情沒有發生,但是他已經不想跟安德烈他們在一起了,因為腦殘的安德烈居然舍棄了這么有力的魂獸幫手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對方的目標是安德烈他們,最大的可能就是此時睡在安德烈身旁的那個小女孩,斯尼奇他們應該是有辦法追蹤這個小女孩的,我還是盡早遠離他們,雖然這樣做不對,但是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,抱歉了。”凡納默默的在心里道歉,隨后偷偷的翻下身體,從樹枝上跳了下來,悄無聲息落地。

           他摸了摸胸口的傷口,雖然不知道怎么產生的,但是只要他稍微用力就隱隱作痛。

           接著他直接向著西邊的其中一座山里跑,因為他聽到了安德烈他們說了要去北方的德瑪西亞,而他還是想要回艾興瓦爾德。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