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十七章 瑞文
          安德烈且戰且退,后背的兩道傷口正好處在肩胛骨處。

           每一次揮動多蘭之刃都會帶來無盡的疼痛,這使得他能用的力氣越來越小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顯得有些慌不擇路,他逃進了一處小巷中,然而這正中哈里的下懷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哈哈,看你能跑到哪里去。”哈里不緊不慢的說著,安德烈現在的情況已經是甕中之鱉,他根本不擔心對方可以逃走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說真的,我們也算是無怨無仇,不就是別人嘲笑了兩句,何必這么大動干戈呢。”安德烈說著,他已經沒有游戲幣可以購買生命藥水了,此時的他流血過度,已經讓他有些握不住手中的劍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哼,現在知道服軟了,殺人奪寶而已,誰讓你無親無故。之前我就注意到你手中的大劍應該是一把魂器,雖然評級不高,也愛我們這些人好,這么說身上肯定還有其他好東西。”哈里貪婪的說道,由于與特納對視笑了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 隨著戰斗的推移,在一次抵擋特納的攻擊中,安德烈到飛了出去,正好撞在了墻上,手中的劍脫手而出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坐在地上,有些不甘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難道就這么完了,真的不甘心。我才來到這個世界,才認識了幾個人。這世界還有很多地方等著我去探索,我答應希琳會回去看她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腦中想了很多,他看到哈里已經將刀舉了起來,無奈的閉上了眼睛,他很累,過多的流血以及魂力的耗盡讓他已經沒有力氣再動彈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請你們住手吧,他是我的隊友,明天還要跟我一起去完成任務,不能就這么被你們殺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一個聲音在這寂靜的小巷中響起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是你!”安德烈睜開了眼睛,來人原來是白天見到的那位名叫瑞文的冒險者。

           依然是將自己全身包裹在斗篷中的打扮,背上背著一把用紗布包裹嚴實的等身大小斷劍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哦,原來不是一個人啊,好吧,小子算你命大,特納我們走。”哈里收回了舉在安德烈腦門上的大刀,給特納使了一個眼神。

           兩人居然就這么干脆的離開了,他們擦著瑞文向著巷子外面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 “謝謝你,如果。。。小心!”安德烈艱難的對瑞文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 然而就在此時,事態突變。原本已經要離開的哈里二人忽然轉身提刀砍向瑞文,殺了一個回馬槍。

           瑞文好像早已察覺到了什么,右手早已握住了斷刃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以暴,制暴。”

           魂技,折翼之舞!

           身形向前一個翻滾,拔出背后的斷刃轉過身來,如同蝴蝶飛舞一般華麗的一下就將哈里兩人手中的大刀擊飛,第二下,便讓兩人到飛出去,狠狠撞在墻上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們,不配讓我使出第三擊。”瑞文顯得有些平靜。他看了一眼安德烈發現他身上的傷并不算致命,只是流血有些多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還行不,如果不行的話,明天就不要去執行任務了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還好,死不了。”安德烈咧著嘴說道,說來也怪,也就這么一會兒,背上的傷居然已經結疤了。看起來很慘的樣子,其實只是有些脫力了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 “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,如果不是你,我都以為自己死定了。”安德烈看著倒在遠處昏迷不醒的哈里兩人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我就在隔壁的小巷中睡覺,被你們吵醒了。”說完,瑞文就轉身準備離開了,不過在離開之前她又說了一句:“不要想著殺了他們,如果想要殺死他們,希望你能用自己的實力。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喂。”安德烈還想說什么,不過瑞文已經走了。

           好一會兒,緩過勁來的安德烈站了起來,撿起了身邊不遠處自己的多蘭之刃。

           看著遠處昏迷的兩人,臉色變了又變,最后嘆了口氣沒有上前殺了他們。向著瑞文離開的方向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 果然,就在隔壁的小巷中,有一塊破布搭建的小帳篷,外面正站著握著斷刃發呆的瑞文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猶豫了一下,還是上去打招呼了。

           “剛剛還是要謝謝你,你為什么救我?”

           “只是不想晚上睡覺的時候聞到血腥味。”瑞文好像才回過神來,她立刻就下了逐客令:“你可以離開了,我需要安靜一下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沒有辦法,安德烈只能再次感謝一聲,離開了。

           他沒有聽見,就在他離開的時候,瑞文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只是不想戰友死在身邊,即使是臨時隊伍。”

           接著看著手中的斷刃,再次發起了呆。

           回到旅館的安德烈,痛快的洗了一個澡,通過鏡子,他發現自己的后背上的傷口居然已經愈合了,這讓他暗暗驚奇。

           躺在床上,他想起了今晚發生的事。

           通過這件事,安德烈知道自己有很多的不足之處,太容易被人口頭的話迷惑了,幾乎別人說什么,他心里居然就相信了一大半。

           這樣的失誤太嚴重了,如果沒有一開始被偷襲受了傷,安德烈也不會像后來一樣那么的慘,居然要丟了性命,如果不是瑞文的出現。

           還有一點很重要,那就是與人實戰的不足。瑞文的魂力也不高,看起來也不過才白銀階,雖然不知道具體多少星戰力,但是她可以瞬間打到兩名同樣階位的人。

           可以看得出來,她的魂技很精妙,手中的斷刃雖然看起來厚重而又巨大,但是在她手中卻如同蝴蝶一般,輕巧。

           安德烈一直想著,居然不知不覺就睡著了。睡夢中的他看不見,自己的身體周圍漂浮著散發出微微綠光如同螢火蟲一般的光點。

           第二天,安德烈早早就醒來了,此時的他只感覺全身神清氣爽。如果不是一旁占滿了鮮血的衣服,他都以為昨晚的一切都是一個夢。

           他整理好一切,來到了昨天商量好的約定地點。

           此時,瑞文以及雇主斯尼奇已經在了。安德烈熱情的跟瑞文打起了招呼。

           “早上好,兩位,沒想到你們起的這么早。瑞文,這是我買的包子,你要不要嘗點,很好吃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 瑞文沒有接過包子,看著安德烈有些驚訝,昨天他還是一副要死不死的樣子,今天居然滿狀態復活了。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