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2章燒掉錄取通知書
      ????豫章城第一高級中學?

      ?????豫章城第一高級中學!

      ?????初三(1)?32??四十九個學生看到這一行亮眼的金色大字后,都震驚得無以復加,半晌之后他們回過神來,心中涌起了無邊的疑問。

      ?????尤其是牛圭,他的胸膛鼓蕩,臉色一片白一片紫,眼中充滿了震駭、不甘、憤怒等復雜情緒。

      ?????他緊緊盯著陳校長,幾乎是用嘶吼道:“為什么?”

      ?????陳校長想是不知道他為何這么憤怒,語氣平淡又略帶自豪地解釋道:“秦耀并沒有參加州里組織的全州大考,他和第一初中的彭達、聶卓然一道,直接參加了豫章第一高級中學的特招,被直接錄取。”

      ?????特招?

      ?????直接錄取?

      ?????其他同學聽到陳校長這么說,雖然感覺無力,但也都釋然了。

      ?????是啊,想想秦耀是誰,作為云城三杰之一,怎么可能在畢業大考中不如牛圭呢?

      ?????云城三杰可被認為是云城史上最璀璨的三顆星辰,當然不用參加全州大考了,只有豫章第一高級中學特招才配得上他們!

      ?????豫章第一高級中學,簡稱豫章一中,是整個江右行省毋庸置疑的第一高級中學,同時也是整個遠東大陸的四大高級中學之一,在泱泱大周天朝內的無數高級中學中,也能排進三十甚至二十。

      ?????與豫章一中比起來,牛圭考取的虔城第一高級中學就是個渣渣!

      ?????豫章一中的天才們,都以考取天朝三大名校為目標,至少也能考進天朝三千多所大學里排行前五十的名校,而歷屆虔城第一高級中學的第一名,能考取前一百的大學嗎?

      ?????四十八名同學都收起了之前的譏諷和嘲笑,以震驚、欽羨的目光看著秦耀,最后全都化為了敬畏。

      ?????這樣的人,猶如天上最璀璨的銀月,而他們連做陪襯的星星都不夠資格,只是螢火蟲,只能匍匐!膜拜!敬畏!

      ?????唯有牛圭,兀自不甘心,滿含恨意地瞪著陳校長喝道:“既然姓秦的被豫章一中特招錄取了,為什么說我是全校第一?為什么先發我的錄取通知書?”

      ?????陳校長這么說,這么做,讓大家都以為他超越了秦耀,讓他生起了不敢想的優越感,也讓大家都跟著他一起譏諷秦耀,跟著一起丟人。

      ?????他就像是一個小丑一樣可笑!

      ?????陳校長終于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,充滿歉意說:“秦耀沒有參加全州大考,你自然是全校第一名,至于把他的通知書留到最后發放,本來是為了給大家一個驚喜的。對不起!”

      ?????“對不起有個屁用啊!”

      ?????牛圭怒吼一聲,一把推開想上來撫慰的蕭嫣妃,快速朝教室外走去,走到門邊的時候,他惡狠狠地瞪了秦耀一眼,然后頭也不回地離去了,任憑陳校長追出門外如何挽留也不搭理。

      ?????陳校長回到教室,面對幾十位學生的目光,雙手不知如何擺放,訕訕地說道:“老頭子我教書育人上百載,今個兒做了一件大錯事……”

      ?????蕭嫣妃站了出來說道:“陳校長今天是無心之過,校長功高德劭,請你們多包涵。現在你們都已經領到了各自的錄取通知書,算是徹底走出第二初中了,希望你們在以后的求學路上,保持謙遜,堅持勤勉,將來都能開創自己的一片藍天!好了,現在散了。”

      ?????初三(1)班的學生們魚貫而出,走在最后的秦耀來到陳校長和蕭嫣妃面前,對他們深深地鞠了三躬,衷心道:“謝謝陳校長、蕭老師三年來對秦耀的照顧和教導,再見!”

      ?????看著秦耀略顯消瘦卻愈發挺拔的背影,陳校長和蕭嫣妃對視一眼,道:“希望他今后的道路能夠通暢,真正成為云城史上最璀璨的恒星,光照云城,甚至閃耀遠東。”

      ?????“他會的,無論前路是坎坷還是平坦,他都會保持前進,沒什么可以阻擋秦耀!”蕭嫣妃的眼中閃過一抹異彩,挺一挺完美的身材堅信道。

      ?????秦耀出了教室沒做任何的逗留,直接往校外走去,但是一出校門,看見被一群鶯鶯燕燕的女生圍住的兩個少年,就停下來了。

      ?????“大秦!”

      ?????嬌女群中,俊美異常,堪稱玉樹臨風的美少年一眼看見了秦耀,向著他招了招手,然后和另外一個少年艱難從群芳中闖了出來。

      ?????看到三位少年走在了一塊,那群嬌女們觀望猶豫了一下,并沒有跟過來,這才讓秦耀他們有喘息的空間。

      ?????“你們在哪兒都這么矚目,招蜂引蝶!”秦耀搖了搖頭。

      ?????“不是我,是卓子,我只是個陪襯。”另外一個少年睨了一眼玉樹臨風的少年笑道。

      ?????這個少年身材高大,看面容只有十四五歲,但是身高足有一米八,虎背熊腰,面相卻憨厚,而且嘴角似乎永遠噙著笑意,很能讓人產生好感。

      ?????他是彭達。

      ?????加上俊美異常,玉樹臨風的少年聶卓然,以及身材消瘦,面容堅毅的秦耀,便是眾人口中的云城三杰。

      ?????“怎么樣,大秦?你應該收到了豫章一中的錄取通知書吧?”聶卓然問道。

      ?????他臉上現在還有些暈紅,顯然剛才沒少被那群嬌女吃豆腐。

      ?????秦耀微笑著點了點頭:“嗯,你們也都收到了吧。”

      ?????“那是當然!我們仨可是要考取天朝三大名校的男人,區區江右第一高中何足道哉!”聶卓然神采飛揚說道,而彭達則一臉憨笑。

      ?????大周天朝三大名校:帝室大學、天朝大學、將星大學!

      ?????它們是大周天朝底蘊、聲譽、實力最強的三所大學,不知道有多少大將、元帥,甚至是天王從那里走出,走向天朝大舞臺,走向與妖族、鬼族血戰的大戰場。

      ?????距離人類爭取獨立的開元之戰已經過去了五千年,人、鬼、妖三大種族之間仍然殘酷對立,激戰、惡戰、大戰不斷,烽火始終未能平息。

      ?????而三大種族內部,各大勢力同樣爭斗不休,流血不止。

      ?????原力沸騰,晶石燃燒,熱兵器槍械轟鳴,冷兵器刀劍鋒寒,三大種族戰斗不休。

      ?????這是最好的世界,也是最亂的世界!

      ?????總而言之,這是屬于強者的世界!

      ?????“今天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,走吧,一起去青云樓喝幾杯,我請客!”聶卓然笑容燦爛說道。

      ?????青云樓是整個云城最豪華的的酒樓,花費昂貴,不過聶卓然是云城第一世家的大少,不差錢。

      ?????彭達是云城守備團團長的嫡子,也見多識廣,聽到聶卓然的提議并不反對,一起看著秦耀。

      ?????“好吧,走!”

      ?????秦耀是個灑脫,而且嗜酒的人,既然有酒可喝,自然不會掃了兩位兄弟的興致。

      ?????云城三杰便在一群嬌女幽怨的眼神注視下,說著笑著走上了青云路。

      ?????然而還沒等他們走到青云摟,便被一個人給攔下來了。

      ?????秦耀看著攔住自己的瘦弱漢子,詫異問道:“馬叔,你這是?”

      ?????馬叔是柳浪的一個鄰居,他擦了擦臉上的虛汗說道:“耀哥兒,你家里來客人了,你娘讓你馬上回去!”

      ?????“客人?”

      ?????秦耀眉頭一蹙,有些詫異:“馬叔,你知道是什么客人,為了什么事嗎?”

      ?????馬叔搖了搖頭:“你娘沒說,只是說見到你讓你立刻回家!”

      ?????秦耀的驚疑更深了,他們家可是罪戶,沒有親戚,有幾家遠房的也不愿意沾染,哪里來的客人?

      ?????就算有客人,弟弟秦燁也已經放假了,按理也會讓他來叫自己。

      ?????“大秦,既然伯母讓你回去,那你就先回去吧,咱兄弟這酒什么時候喝都行!”

      ?????“不錯。要不然我和達子也跟你一起回去吧,正好很久沒吃伯母做的菜了,還有些想念呢。”

      ?????彭達和聶卓然也清楚秦耀家的情況,皆有些擔心。

      ?????秦耀搖搖頭,笑著道:“不用,應該沒什么事。你們也都回家吧,彭叔和聶叔肯定還在等著你們的好消息。”

      ?????秦耀拒絕,彭達和聶卓然也不好堅持,只能叮囑真有什么難事就去找他們。

      ?????回到破陋的家里后,秦耀的擔心得到了證實,看見了三個陌生的軍裝男子,而母親和弟弟則神情悲戚,眼眶一片濕紅。

      ?????“娘,這三位是?”

      ?????秦母還沒有回答,為首的軍官就說道:“你就是罪戶秦家的長子秦耀吧?你父親秦云陣亡了,還剩三年兵役,你們秦家需要再選一人服役。”

      ?????“你說什么?我父親他……”

      ?????這簡直是一個晴天霹靂!

      ?????秦耀震駭得失聲了,可是看看母親和弟弟悲戚哭泣的樣子,不得不相信家里的頂梁柱父親,真的已經出事了。

      ?????“你們秦家必須再有一人服完這剩下三年的兵役,否則將被剝奪自由權。這是大周天律,誰也無法違背。”軍官說道。

      ?????“我們去,我去!我丈夫死了,還有我在!”秦母神情毅然說道,之前的悲戚再不見一絲。

      ?????那個軍官看著身體孱弱的秦母,目光懷疑。

      ?????“不是我娘,是我。時間一到我自會去報道的,請放心,我們秦家男人還沒有死光。”秦耀眉頭緊鎖說道。

      ?????那個軍官掃了秦耀一眼,點點頭離去了。

      ?????“小耀……”

      ?????“哥!”

      ?????當破敗的屋中只剩母子三人后,秦母和弟弟秦燁全都哀戚地看著秦耀。

      ?????秦耀上前把母親和年僅十二歲的弟弟摟住了,輕輕拍著他們的后背,聲音悲涼卻充滿了堅定:“別怕,爹爹倒下了還有我,咱秦家不會倒!”

      ?????此時秦耀消瘦的身子挺拔如山,似一根擎天柱。

      ?????……

      ?????深夜一點半,把憔悴的母親和驚懼的弟弟哄睡覺后,秦耀走進屬于自己的小屋,靜默地坐在床上,看著窗外。

      ?????雖然是夏季,但是遠東大陸的夜晚比水還涼,三顆月亮已經相繼升上了夜空。

      ?????血月猩紅,如同一頭嗜血的兇獸俯視著大地。

      ?????銀月光潔,但是霧霾濃厚灑不下幾許光亮。

      ?????紫月冷寂,透著一股讓人心悸的氣息。

      ?????秦耀看了一會兒,把錄取通知書拿了出來,拔起油燈的燈罩,把它伸向了搖曳的火苗。

      ?????羊皮卷很快便被點著了,竄起了藍色的火焰。

      ?????咚咚咚!

      ?????房門開了,探進了秦燁稚嫩的小臉。

      ?????“哥,還是我去邊荒團吧。”

      ?????“為什么突然這么說?”

      ?????“我下午聽見外面都在說哥哥被豫章一中特招錄取了。”

      ?????“沒有的事。”

      ?????“真的嗎?”

      ?????“嗯,去睡覺吧。”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