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jxdy3"><ruby id="jxdy3"></ruby></track>
    1. 親,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
      第4章世界的本質
      ????“你想干嘛?”

      ?????看到秦耀大步走來,牛圭、林躍等五人都不禁臉色一變。

      ?????雖然他們是第二初中里,僅次于秦耀的存在,但是這就像是0和1的差距,有質的區別。在過去三年的各種考試里,他們每一個人只要不愿意認輸的,都沒少被秦耀虐。

      ?????聽到牛圭的話,秦耀仍舊沒有說話,不過嘴角浮現了一絲蔑笑,然后身體一動,頓時迅如游龍,撲了過去。

      ?????“你敢……”

      ?????砰!

      ?????牛圭大驚,嘴里的話還沒說話,就看見秦耀猛地一拳轟在了站在最前面的張文身上。

      ?????頓時,張文如同被莽牛撞上了一般,整個胸膛塌陷了,成一個夸張的弓形倒飛了出去,狠狠地摔在酒館門外,再也站不起來。

      ?????“秦耀!你竟然真敢出手?”眼睜睜看著秦耀一拳轟飛張文,牛圭又驚又怒。

      ?????他真沒想到已經被迫去邊荒團服役,已然失去了天之驕子光環的秦耀,身為罪戶的秦耀,竟然還敢對他們這些世家子弟出手。

      ?????要知道他們的家族雖然在世家之中都不入流,只能算士族,但是世家就是世家,在這個等級森嚴的世界中,根本不是庶族平民所能比肩的,更不用說是罪戶出身的秦耀了。

      ?????大周天朝分封與行省兩種制度并存,在設立行省的同時,也分封了無數的貴族。

      ?????貴族之中,最強盛的稱作門閥,次一點的被稱作世家,最末流的則被稱作士族。

      ?????世家貴族與大周天軍一起構成了大周天朝的根基和屏障,雖然內部有差異,但是對于庶族平民來說,地位一樣高高在上。

      ?????而罪戶,則是最低賤,如螻蟻一般的存在,若不參加兵役,獲得軍功,連自由都沒有。

      ?????就如秦家,若非秦耀的父親秦云十年來一直在邊荒拼殺,獲得了一些軍功,秦耀和弟弟秦燁別說入讀中學了,就連去打工養家都不能,只能受天朝的管制和奴役。

      ?????論身份論地位,牛圭等人與秦耀比起來,真的算得上是一個在天上,一個在地下。

      ?????以前在學校參加比試也就罷了,到了現在,他區區一個罪戶,竟然還敢肆無忌憚地出手,簡直是膽大包天。

      ?????他們原本就是知道了秦耀被迫服役,欺他再無中學庇護,來嘲笑、譏諷一下,找點優越感的。

      ?????沒想秦耀竟然二話不說,直接就動手了。

      ?????這是怎樣的一種囂張狂妄?

      ?????秦耀一拳轟飛了第二初級中學排行第四的張文,沒有再動手,好整以暇地看著牛圭和林躍,嘴角的蔑視、嘲諷之意卻更濃。

      ?????牛圭和林躍都又怒又怕,神色復雜地盯著他。

      ?????另外兩個人,第二初中排行第五的趙飛燕,排行第六的孫農山,在扶起張文后,也面露懼意地看著,站在酒館門外,再不敢進來。

      ?????牛圭看見秦耀臉上的嘲諷,怒火騰地一下竄起,但是又不敢直接沖上,只能大喝道:“秦耀,我們可是士族,你身為罪戶卻對我們出手,不怕罪加一等,使得秦家的自由再次被剝奪嗎?”

      ?????秦耀沒理會牛圭的話,瞥了一眼站在門外的趙飛燕和孫農山,有些失望地說:“我還等著你們四個一起上呢,只有兩個,實在不夠打。”

      ?????“你說什么?”

      ?????牛圭聽到秦耀的話大驚。

      ?????可是秦耀已經行動了,只聽得一陣風聲響起,他已經出現在了牛圭和林躍的面前。

      ?????“大力牛角拳!”

      ?????“疾風摧林掌!”

      ?????牛圭和林躍驚慌失措之下,都使出了自己的最強戰技。

      ?????一個雙手如一對牛角般前頂,一個雙掌似一陣疾風般急拍。

      ?????這兩個人近日都開啟了第三口原力泉眼,也成為了三級戰兵,實力不俗。

      ?????然而秦耀看見他們的攻勢,臉上卻盡是輕蔑之色。

      ?????就在牛圭和林躍攻勢到達最強的時候,只見秦耀直接一拳轟出,丹田內的原力泉眼咆哮噴涌,轟出的拳頭瞬間如同凝聚著一道怒濤,連整個空間仿佛都產生了一絲漣漪。

      ?????轟!

      ?????秦耀凝聚著原力怒濤的巨拳,與牛圭的大力牛角拳和林躍的疾風摧林掌猛烈地碰撞在一起,爆發了一記巨響。

      ?????在巨響出現的同時,牛、林兩人如同斷木一般橫飛了出去,瞬間撞在了門外的趙飛燕、孫農山,以及被他們扶著的張文身上。

      ?????頓時,五個人都摔了個人仰馬翻,一個個嘴角都溢出了鮮血。

      ?????“游龍步、怒濤拳、大周天秘法,老酒蟲,這就是你選的繼承人?”

      ?????看到秦耀只一拳便轟飛了牛圭、林躍等五人,一直在柜臺前與九爺閑聊的風凰,眼中閃過了一絲異彩,略帶驚異地問。

      ?????秦耀如游龍般的步法,凝聚著原力怒濤的拳法,以及自行循環永不停歇的運功秘法,正是風凰口中的游龍步、怒濤拳、大周天秘法。

      ?????九爺繼續調著自己的酒,沒有回答風凰,但是風凰已經知道答案了。

      ?????她臉上的驚異更濃,道:“游龍步和怒濤拳且不說,可這大周天秘法,雖然它是戰兵境的第一功法,可是五千年來,除了我大周天朝的開元始祖,再無人能夠突破到少將,你就不怕把這么一個好苗子給糟踐了?”

      ?????人族修為等級由低到高分別為九級戰兵、一星少將、二星中將、三星上將、四星大將、五星元帥,再之上則是無極天王,以及傳說中的大帝。

      ?????開啟一口原力泉眼為一級戰兵,開啟九口原力泉眼則為九級戰兵。原力凝聚出一至五顆原力星魂,則是少將到元帥。

      ?????至于天王之境,則非一般人可知。

      ?????戰兵為初級修士,凝聚出星魂才是真正的強者,少將到元帥是人族的中堅力量,而天王則是不世出的撐天支柱。

      ?????至于傳說中的大帝,則除了大周天朝的開元始祖外,五千年來再無人能夠企及這一境界。

      ?????大周天秘法相傳是天朝開元始祖周武大帝的獨門秘法,但是不知道為何在三千多年前流露出來,被公認為少將之下第一功法。

      ?????它的不竭循環使得修行之人開啟原力泉眼的速度,比任何功法都快,但詭異的是,但凡以此秘法為根本功法的人,都沒能凝聚出星魂,成就少將。

      ?????數千年來,無數的天才妖孽不信邪嘗試過了,無一不在九級戰兵巔峰處停滯不前。

      ?????執妄的,一輩子都止步于此,碌碌一生;而有些放棄轉修其他功法的,倒也能凝聚出一顆星魂,但是也僅此而已,再無法窺探更高境界。

      ?????可以說這大周天秘法神奇又邪乎,初始讓人又愛又恨,最終淪為敝帚,無人愿意再碰。

      ?????風凰真沒想到在老酒蟲的酒館中,能看到修行此秘法之人。

      ?????然而九爺聽到風凰的話,卻只淡淡地說:“不是我傳給他的,也不是他非要學,看起來倒像是冥冥中的一種定數。”

      ?????風凰眉梢微動,明亮如銀月的眼中再次閃過一絲異彩,卻沒有再說話,只淡淡地瞟著秦耀。

      ?????此時的秦耀,有種快意的感覺,連續兩拳,不僅轟飛了牛圭、張文五人,也把近日淤積于胸的塊壘轟碎了。

      ?????再輕輕地一呼,渾濁之氣頓時一空,整個人都神爽起來。

      ?????他大步邁過門檻,來到牛圭面前。

      ?????牛圭五人都被轟得眼冒金星,嘴溢鮮血,受創不輕,等秦耀走過去的時候,還沒起來。

      ?????秦耀蹲下,看著臉色陰沉鐵青的牛圭,淡淡道:“你是不是憤怒之極,但是再無勇氣與我搏命,心里想著等我離開后召集人手圍殺我?或者更遜,準備等我去服役之后,再對我家人下手,如此報復于我?”

      ?????“……”牛圭眉頭一跳,嘴巴微張,卻說不出話來。

      ?????面對著秦耀俯視的眼睛,牛圭眼神閃躲游移,不敢與之對視。他沒想到秦耀竟會說得如此直白。

      ?????正不知道該怎么回應,卻聽見秦耀又開口了,并且聲音中多了幾分森然。

      ?????“我若是你,再沒確定我真正死亡以前,是不會輕舉妄動的。因為只要我不死,你敢動我家人一根汗毛,我就敢屠你牛家十條命。只要我秦耀沒死,你傷我一分,我一定會還你十倍、百倍、千倍……直到一方徹底滅亡!”

      ?????牛圭神情大變,看著近在咫尺的秦耀,感覺一股森寒的冷意襲遍全身。

      ?????與秦耀同班同學三年,第一次覺得他是如此的危險,如同一頭狂野的兇獸。

      ?????以前的秦耀狂則狂矣,但更多表現在他的戰斗風格和放浪不羈上,從來沒有展現這么冷酷的一面。

      ?????牛圭如此,林躍、張文、趙飛燕、孫農山四人更不堪,心里已經開始后悔了,為什么要跑來找秦耀秀優越感?

      ?????這不是自取其辱嗎!

      ?????云城三杰之首,豈是那么好欺辱的?

      ?????“這個世界雖然等級森嚴,貴族尊崇,但究其本質,卻是一個強者為尊,實力至上的世界!”

      ?????秦耀看著牛圭五人臉上的驚懼之色,拋下一句淡漠的話語,起身走進了酒館。

      ?????“難怪連我們這些老朋友來了,你都舍不得把能夠培元固渡元靈酒拿出來,卻毫不吝嗇地送給他,果然不是凡子!”風凰瞪了九爺一眼,不無幽怨地道。

      ?????九爺的左眼皮為之一跳,把頭別過去了,就當什么都沒聽見。

      ?????門外的牛圭五人,默不作聲地從地上爬起,相攜著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    ?????秦耀在酒蟲待到晚上十點多,也請假離去。

      ?????“秦耀!”

      ?????剛走到死水潭入口,卻被一個聲音叫住了。

      ?????他轉身一看,見一女子提著一個大酒缸正朝自己揮手。
      色欲久久综合网,成人伊人青草久久综合网,播乐超碰超碰999,αv无码久久久不卡网站